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赵晋平:仅有开放政策不够 海南更要打造一流营商环境

编辑/1970-01-01/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不要试图通过征收 房地产 税来调控房地产市 ...

不要试图通过征收房地产税来调控房地产市场。当然,也不排除未来在海南率先征收房地产税,从而使得被占用的空置存量房流动起来。

6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下称“自贸港方案”)。如何看待此时中央推出《自贸港方案》?海南未来是否会取代香港?在服务业开放上,如何才能吸引国际机构愿意落户海南?新京报记者就这些问题对话海南省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咨询委员会专家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原部长赵晋平。

服务业的开放是自贸港建设的重要内容,对此,赵晋平表示,要真正吸引到一些外国的医疗机构、教育机构愿意落户海南,仅仅有开放政策是不够的,对海南来说,未来更重要的是要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未来海南要在营商环境的打造上付出更多的努力。

对于海南是否会取代香港这一问题,赵晋平认为,两者合作大于竞争,并不存在谁会取代谁的问题。“海南当前发展水平和香港存在明显的差距,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内,海南要更多学习香港。”

海南房地产市场也是公众最为关注的焦点之一,但目前海南房地产市场仍实行严格的行政管控。“海南之前出台的很多房地产调控政策并不太成功,现在只能采取严格的行政手段管控房地产市场,但未来海南还是需要发展、建设房地产。”赵晋平同时还表示,海南自贸港的经济发展过程中会很少使用增加税种作为调控市场的手段,“不要试图通过征收房地产税来调控房地产市场。当然,也不排除未来在海南率先征收房地产税,从而使得被占用的空置存量房流动起来。”

【精彩观点】

1.《自贸港方案》不是应对当前国内外形势的临时安排。2020年本来就是自贸区实现既定目标和使命的一年,同时是自贸港建设的开局之年。

2.海南不会取代香港,二者合作大于竞争。海南当前发展水平和香港存在明显的差距,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内,海南要更多学习香港。

3.首先大门要打开,投资才能进来。但如果要真正吸引到一些外国的医疗机构、教育机构愿意落户海南,仅仅有开放政策是不够的,对海南来说,未来更重要的是要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营商环境好了,投资自然来了。

4.海南如何提升营商环境的建设?在我看来,营商环境的建设和全面开放有着重要的关系,只有全方位的开放,各种各样的服务一应俱全,才可以为任何一个企业或者投资者及其家人提供所需要的服务,营商环境才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5.“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是海南政府机构深化改革的方向。在自贸港的建设上,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政府要做的是提供公共服务,其他的市场经济活动在法治基础上都应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6.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从长远看,在岸账户和国际市场之间的防火墙会逐步的减少,甚至最后取消。但这个过程要分几步走、要花多些时间。

7.海南在房地产发展上有过教训,即当一个地方经济的增长过于依赖房地产时,这个经济是非常脆弱的。因此,海南自贸港的建设过程中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未来房地产的调控在海南整个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中会始终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8.不要试图通过征收房地产税来调控房地产市场。当然,也不排除未来在海南率先征收房地产税,从而使得被占用的空置存量房流动起来。

“《自贸港方案》不是应对当前国内外形势的临时安排”

新京报:随着疫情的全球蔓延,出现了逆全球化的阴影。有观点认为,中国此时出台《自贸港方案》是对这些国内外形势变化的回应,如何看待此时自贸港方案的出台?

赵晋平:2018年10月,国务院出台了《中国(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按照这一方案提出的目标,到2020年,自贸试验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国际开放度显著提高,为逐步探索、稳步推进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分步骤、分阶段建立自由贸易港政策体系打好坚实基础。也就是说,2020年本来就是自贸区实现既定目标和使命的一年,同时是自贸港建设的开局之年。

在2020年之前,这个方案就在逐渐形成过程了,由多个部委牵头,动员了很多的力量,我们也参与了其中的一些讨论。在讨论稿的基础上经过了反复的修改,最后由设立在发改委的海南办呈报给中央。因此,不可能因为疫情给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的负面影响,我们仅仅用几个月的时间就制定、推出了这样一个临时性的总体方案,这种看法是没有根据的、也不准确。

“海南和香港不存在谁取代谁的问题”

新京报:你刚也提到了,《自贸港方案》并非针对香港问题。但很多人比较关心的是,海南未来是否会取代香港?

赵晋平:首先,香港和海南之间合作大于竞争,两者各有自己的优势,可以优势互补。未来在推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过程中,这种优势互补发挥重要的作用。

不可否认,海南和香港未来在一些方面存在竞争的关系,但两者之间的竞争远远小于合作的空间:一方面,海南要想办法加强和香港之间的合作,形成优势互补。香港在人才、资金、金融产业等方面存在较强的优势,海南是否能想办法和香港在这方面的加强合作。另一方面,海南自贸港的面积、规模是香港的30余倍,腹地辐射到中国广大的内地。从这个角度看,海南自贸港产业布局的回旋余地和空间、规模效益将来比香港要大一些。未来香港也可以利用海南的这些优势和特点,加强和海南的合作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第二,从发展定位上看,香港和海南的定位也存在明显的不同。香港是一个享誉全球的国际金融、海运、物流中心,在中转贸易等方面存在较强的竞争优势。而海南依托优美的自然环境、独特的热带气候条件,更适合发展医疗、健康、教育、文化、体育等现代服务业,以及高科技、农业等产业。可见,两者都有合理的分工,不存在谁会取代谁的问题,反而两者可以通过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第三,海南不会取代香港,因为海南当前的发展水平和香港存在明显的差距,海南经济发展水平要赶上香港还需要较长的时间。即使按照《自贸港方案》的目标,在2025年初步建成自贸港的制度体系,形成在国内具有领先的开放性经济。我认为,海南自贸港的发展还会和香港存在一定的差距。按照《自贸港方案》的目标,到本世纪中叶把海南建成在全球具有较强影响力、跻身于全球开放型经济地区,这个时候海南的经济发展水平、开放水平可能会和香港比较接近,甚至可能超过香港。

“仅有开放政策是不够的,海南更重要的是要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

新京报:在产业发展上,刚你提到,海南自贸港适合发展教育、医疗等行业。那么,在服务业开放上,如何才能吸引国际医疗中心、国外的一些大学愿意落户海南?

赵晋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首先,根据《自贸港方案》,教育、医疗等领域的开放正在进行中。比如,在教育领域,在内地不允许外国资本独资建立大学,但是海南自贸港允许外商独资来投资、经营包括小学、中学、大学、职业培训等教育机构。其次,海南也具备发展医疗、教育等行业的有利的条件——海南的空间比较大、生态环境优美、气候条件宜人等。第三,海南在博鳌乐城国际旅游医疗先行区等具备条件的园区率先实行特定急需药品进口的开放政策。一些在国外生产在内地还没有经过临床实验的特效药,可以优先在海南范围内去使用。

总之,海南依靠独特的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加上自贸港特殊的制度和政策安排,满足了发展医疗、教育等需要的必要条件,所以要打开大门,让投资进来。

但仅仅有开放政策是不够的,对海南来说,未来更重要的是要打造一流的营商环境,营商环境好了,投资自然来了。

新京报:在营商环境上,海南哪些地方需要改善或者提升?

赵晋平:营商环境的指标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世界银行的评价体系是重要的对标参照物——包括税负水平、企业注册登记效率、跨境贸易条件等指标。从2018年建设自贸试验区开始,海南对标世行的评价体系,也出台了很多的政策,可以说海南在推进营商环境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海南的营商环境目前确实和世界一流营商环境的地区相比还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如果海南能够按照国际标准打造一流的教育、医疗环境,自然会吸引外资和外资高管来海南,这就是营商环境中人文环境的建设。

海南如何提升营商环境的建设?在我看来,只有全方位的开放,各种各样的服务一应俱全,才可以为任何一个企业或者投资者及其家人提供所需要的服务,营商环境才会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小政府、大社会’应是未来海南政府深化改革的方向”

新京报:与营商环境相关的是,政府的治理能力或者水平。对标世界一流的自贸港,这就给海南政府的治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海南政府如何转变职能适应自贸港建设的要求?

赵晋平:建设一个现代化的自贸港,需要建设一个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而这首先离不开政府职能的转变。要求海南政府职能的转变这一点在《自贸港方案》中也有充分的体现和明确的部署——首先,坚持党的领导、社会主义道路、五大发展理念、以人民为中心,服务国家战略等。也就是说,政府职能的转变必须建立在适应中国特色需要的基础上。其次,打造中国特色自贸港的同时,要对标国际最先进的规则,促进各种生产要素、服务的自由便利的流动。为实现这一目标,政府就必须按照法治化的要求,事事在依法行政的基础上提高治理水平、公共服务的效率等,实际上这和这几年一直推行的放管服的要求也是一致的。

新京报:政府要以法制化、市场化作为基础、减少行政干预,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小政府、大社会”的趋势是海南政府改革的方向?

赵晋平:“小政府、大社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建设的一部分,“小政府、大社会”的方向肯定也应是海南政府机构深化改革的方向。在自贸港的建设上,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之间的关系。政府要做的是提供公共服务,其他的市场经济活动在法制基础上都应由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自贸港是特殊的功能区,承担着深化改革这样的重大历史使命。从深化改革的力度和推进水平上,海南自贸港在深化改革方向上要领先于内地。因此,海南自贸港在经济方面功能充分发挥的同时,必须在政府职能转变上要取得新的、真正的突破——要在按照市场化、法制化、国际化要求的基础上,去推进政府职能的转变。

新京报:对标世界一流的自贸港,也要求海南政府官员或者干部队伍的治理水平也要相应提高。当前海南政府官员或者干部队伍的素质水平距离建设自贸港要求还有多大提升空间?

赵晋平:目前海南的干部队伍的素质和治理水平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尤其在省级省直属厅局级层面,很多干部都是从内地发达地区调派过来的,很多人过去在上海、北京等较发达地区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总体看,在海南的干部队伍中,勇于担当、敢于承担责任、大胆试大胆闯的官员占据了很大比重,而且这部分人群还在持续增加。

但由于海南自身经济发展水平等原因,部分基层干部确实受教育程度不太高,需要加强学习和掌握先进知识和理念方面的能力。

那么,如何提升海南干部的素质水平?考虑到海南的干部队伍和内地一些发达地区还存在很大的差距,比如距离深圳还有一定的差距,海南应该继续加强对现有干部队伍的培训,派遣他们到深圳等发达地区挂职学习、积累经验。同时,通过派遣内地专业性或者综合性的干部到海南任职,提高海南干部队伍的水平。第三,海南在吸引人才方面已经出台了很多的优惠政策,相信会吸引很多有担当的干部进入海南工作。

“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 ,初期阶段将实行分账户监管模式”

新京报:《自贸港方案》中,金融开放部分引发关注。市场尤其关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国际化方面的具体安排。你如何看待未来海南在资本项目可兑换上的尝试?

赵晋平:金融开放和货物贸易、投资的放开也不完全一样,因为金融开放特别容易带来一些系统性的风险,而我们现在还缺少防范风险的足够能力和条件。因此,目前阶段的金融开放的重点还是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主——贸易、投资需要什么样的金融业务,我们就通过开放的方式提供相应的服务。当然,下一步要逐步推进金融业务本身的开放:一个是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其实,《自贸港方案》也提出,把资金的自由便利流动作为自贸港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和目标;另一个是金融行业对外国投资者全面放开。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条件下,逐步推进、实现这两个方面的开放。

我认为,在海南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初期可能实行分账户监管的模式,把离岸账户和在岸账户进行适当的分割。比如,内地居民到海南去开的账户,依然要遵守国内现有的金融管理体制和资本项目管理的要求,不能直接和国际市场上的资金去打通。但如果内地居民在境外有收入,可以允许居民再设立一个离岸账户,可以和国际金融市场直接对接,这个离岸账户里,可以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

我们现在提出,资本项目可兑换是一个逐步推进的过程。从长远看,在岸账户和国际市场之间的防火墙会逐步的减少,甚至最后取消。但这个过程要分几步走、要花多些时间,要在发展自贸港的过程中根据实际的情况、出现的问题、存在的风险,进行深入的研究和评估,同时加强和提升对短期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的监管水平。目前很难说,要用多少年就能够完全实现资本项目的可兑换。不过,我相信到2035年的时候,随着海南成为开放型经济的新高地,海南的金融市场和国际经济市场的融合度也会显著的提升。在这一背景下,资本项目可兑换的预期目标也会实现。

“不要试图在海南通过增设新税种来调控房地产市场”

新京报:公众还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在建设自贸港的过程当中,海南的房地产市场到底应该怎么发展?

赵晋平:首先,海南在房地产发展上有过教训,即当一个地方经济的增长过于依赖房地产时,这个经济是非常脆弱的。因此,海南自贸港的建设过程中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未来房地产的调控在海南整个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中会始终占据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其中,处理好可能引发的金融风险是海南发展房地产过程中必须考虑到的重要问题。

第二,海南之前出台的很多房地产调控政策并不太成功,现在只能采取严格的行政手段管控房地产市场。但未来海南还是需要发展、建设房地产。随着大量人才涌入海南,需要建设一定的住房满足这部分人群的刚性需求。同时,用于酒店、公寓类的商业险房地产的需求也将是非常巨大的。那么,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未来海南房地产的供给到底以什么方式为主呢?我认为海南房地产的供给应该的多元的,而不是单一的——一是对具备条件的刚需人群,提供商品房;二是大力发展租赁市场。现在海南房地产的建设总面积明显超过实际的需求,有相当大量的空置房,房子的利用率很低。如何利用好当前巨大的存量房,可以做很多的文章。比如,通过创新的方式把这些空置的房子整合起来,以满足临时性的住房需求或者长期住户的需要。除了利用好现有的存量房发展租赁市场,政府也要通过公共投资或社会化方式建设一定的住房,销售或者提供给低收入阶层或者引进的特定人才使用。

第三,我想强调的是,海南改革的方向是实行零关税、低税率、简税制等,税种越少越好——除了少数的消费税、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以及满足城乡建设和教育发展所必需的税收之外,不要再轻易的增加新的税种了。因此,也不要再动不动试图通过税收的手段来达到宏观调控的目的。比如,不要轻易通过增设新税种来调控房地产市场。当然,在有些特殊情况下,税收是手段还是可以使用的,也不排除未来在海南率先征收房地产税,从而使得被占用的空置存量房流动起来。但我认为,总体上未来海南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会很少使用税收作为调控市场的手段。

总之,如何真正实现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一目标,是未来海南房地产市场发展中必须把握好的一个问题。我认为,在未来海南房地产市场的供给体系中,通过市场化住房和公共租赁住房相结合,从而真正实现房地产市场需求和供给的大体平衡。推进海南自贸港服务贸易自由化的路径与步骤。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侯润芳 编辑 陈莉 校对 李世辉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易点信息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易点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