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江西乐安9日大搜捕:利用热感成像夜间搜寻,数千人搜索万亩山林

编辑/2020-08-17/ 分类:智能时代/阅读:
8月16日16时20分许,江西省抚州市乐安涉嫌杀3人嫌犯曾春亮落网归案。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8月8日,乐安山砀镇山砀村一对老年夫妇和其孙遭锤杀,2死1伤。8月13日,该镇厚坊村再发凶案,一名驻村扶贫干部遇害身亡。警方称曾春亮或为两起命案的嫌犯。 8月16日16 ...

8月16日16时20分许,江西省抚州市乐安涉嫌杀3人嫌犯曾春亮落网归案。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8月8日,乐安山砀镇山砀村一对老年夫妇和其孙遭锤杀,2死1伤。8月13日,该镇厚坊村再发凶案,一名驻村扶贫干部遇害身亡。警方称曾春亮或为两起命案的嫌犯。

8月16日16时许,新京报记者在厚坊村看到,大量警力调拨至厚坊村一侧的东陂湾碑山一带,每隔数分钟,就有特警和公安的车辆驶入。记者从无人机画面看到,环东陂湾被搜寻的车队围住。现场有无人机喊话:曾春亮,你已经被包围,请立即下山,投案自首。

此前,对曾春亮的搜捕工作已持续数日。自8日命案发生以来,围绕厚坊村,周边村镇多警力加入搜捕,乐安县武装部也调配各乡镇民兵增加布控,投入到搜捕工作中的各类人员达数千人。

8月16日,距离厚坊村不远的东陂湾碑山一带,车辆排起长队。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我们一组7个人,从山上往下逼他”

8月16日下午,江西警方在抚州乐安县厚坊村附近山上发现了曾春亮踪迹。现场有无人机喊话:曾春亮,你已经被包围,请立即下山,投案自首。

参与搜捕的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嫌犯藏身的山林面积约有2500公顷,“他从小在那里生活长大,这个人生存能力特别强,钻进山里,不好找,真的是特别难找。”他称,曾春亮非常熟悉当地的地形,反侦查能力极强,提前在山林中藏好摩托车。

“我们一组7个人,从山上往下逼他”,在警方的震慑下,曾春亮驾驶摩托车下山。

8月16日,曾春亮落网后,工作人员对其驾驶过的摩托车等物品进行现场取证。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在曾春亮出现在乐安县航桥村路口之前,村民易先生就察觉到了异常,他在航桥村十字路口处开了一家便民服务点,零售各色生活百货。

“突然从十字路口两边冲下来了十多个警察”,易先生说,民警把沿街乘凉的村民都劝回了家里,并朝村民喊道,“待在自己家里,不要出来了”。

有搜捕民警表示,曾春亮此前驾驶摩托车闯过丰城市方向的一个执勤卡点后,该执勤点民警迅速打电话告知航桥村执勤点民警,有一穿戴黑帽黑衣的人骑车闯卡,可能是嫌疑人,要求进行拦截。

“喊话之后没几分钟,我就看到他了”,易先生说,听到门外民警的声音,自己刚想上前看看情况,从店门口往外望去,在不足一百米远的地方,他看到了曾春亮,骑着一辆破旧的力帆牌摩托车,“他骑得很慢,跟在一辆大卡车后面”,易先生说。

易先生也注意到,在这个十字路口周围,除了原本驻守的民警外,还来了更多的民警和特警,他们横向拦住了曾春亮的去路,沿道路两侧也各驻守了一排警察。

易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的曾春亮,“面带笑容,好像一点都不紧张,不害怕”。

易先生称,现场的民警将曾春亮前面的货车拦停之后,骑着摩托车的曾春亮也被迫停下。多名目击者告诉新京报记者,停下摩托车后,民警问曾春亮,“你是谁?”,他说,“我是曾春亮”,并举起双手。民警一拥而上,将其控制。另一目击者詹先生还听到嫌犯说,“我自己不出来你抓得到吗?”

民警冲上前,摘下他的帽子,将他身上的东西搜下来,并脱下其裤子和鞋子,以防止其逃跑。当时,警察在曾春亮身上只搜到打火机和烟。

据现场居民提供的抓捕视频显示,被捕时,大量搜捕人员把曾春亮和他的摩托车围住,其双手被反扣带离现场。曾春亮身穿黑色短袖,深蓝牛仔裤,头戴一顶鸭舌帽。

事后,新京报记者看到,曾春亮倒在一旁的摩托车里,车上黄色水桶里面装着有锤头和尖刀。

8月16日,曾春亮落网后,特警陆续撤离厚坊村一带。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山林达两万余亩,搜索难度大

围绕嫌疑人曾春亮的搜捕持续了数日。

8月8日山砀村命案发生,两死一伤。山砀村一名驻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村中积极开展联防联控工作,“镇村干部每天晚上都在村里巡逻,通过敲锣的方式提醒群众注意安全,同时对群众进行安抚工作,疏导群众的恐慌情绪。”

为防止嫌犯曾春亮逃逸,民警在山砀镇各主要路段设卡盘查。在山砀村的案发现场,为防止嫌疑人再次打击报复,民警、特警持警用器械驻守在院外,不少男性村民也自发手持铁锹、木棍等守护在此处。

8月13日,厚坊村驻村干部被杀害。厚坊村村主任助理易新良告诉新京报记者,凶手很可能是在当日凌晨翻墙进入村委楼。

“杀了人以后(曾春亮)没穿鞋就跑了,光着脚,后来又返回去穿鞋”,易新良称,嫌疑人向村委会门口西边方向逃离。

乐安警方13日下午发布的悬赏通告中称,已查明曾春亮在乐安县厚坊村附近逃窜。厚坊村附近成为13日之后布控搜捕的重点,村干部黄旭丽告诉新京报记者,有消息显示嫌犯曾春亮逃匿至厚坊村深山。

该村附近山林达两万余亩,仅厚坊村就有5000多亩山林。新京报记者在山林看到,山林茂密陡峭,给搜索带来难度,此外,林间有板栗、野果和山泉,给藏匿和生存提供了条件。

8月15日夜间,厚坊村附近的山林中的乡道上,每隔数十米就有搜寻人员值守。新京报记者王飞 摄

夜间无人机利用热感成像搜寻

警方围绕曾春亮的搜捕,既环村展开,也深入山林,无人机和警犬同时出动。

13日下午,新京报记者看到,在厚坊村一带,开始有大量的民兵和武警集结上山搜捕。乐安县政府一名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截至14日现场投入到搜捕工作中的各类人员有4000多。

乐安县山砀镇人民武装部部长向新京报介绍,由乐安县人民武装部统一调配全县各乡镇的武装部,同时调配民兵集中到厚坊村,参与搜捕。民兵除了配合武警搜山,也在村里搜索空置的房屋。

厚坊村村民介绍,大多数居民外出打工,村内很多人都不在村里居住。在搜捕期间,由特警、武警、民兵驾驶的车辆在山间乡道上来回巡逻搜捕,村内车辆排起长队。

村民曾才令告诉新京报记者,在8月13日,巡山的部队还曾前往曾春亮父母的墓地,查看是否有近期到访过的痕迹。同时,新京报记者看到,曾春亮亲属的房屋四周,也有大量民警和武警值守。

一名值守在厚坊村村口的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系昨日刚从周边村镇调配过来。该民警介绍,14日凌晨3点左右,仍有武警用无人机利用热感成像搜寻。

甚至在距厚坊村数公里外的白石村,也有民兵在村内巡逻。一支由7人临时组建的巡逻队伍,民兵们身穿迷彩服,手持护盾和铁棍,巡逻期间敲锣告知村民,“天黑了,不要出门”。

8月15日,厚坊村数公里外的白石村,民兵身穿迷彩服巡逻。新京报记者王飞摄。

在航桥村,一名巡逻队队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村内组织了专门队伍,在村内的巷子、村口、道路24小时巡防,分为三个班组,每组七八个人轮换,手持木棍巡逻,检查过往车辆和人员。“我们组40多个户人家,我们每晚都花两三个小时,在每户楼上楼下检查一遍,防止曾春亮躲藏”。

搜山过程中打死多条毒蛇

搜捕期间,厚坊村一带的山林一直处于封山警戒的状态,武警荷枪实弹,进行大规模布控搜捕,“上山的路堵死不能进,”参与搜山的武警人员介绍,“我们把嫌疑人的行踪锁定在山林中”。

13日晚,新京报记者在厚坊村看到,大量的民兵一手打灯,一手持木棍巡逻。其中,一组5人的搜山队伍,负责东陂湾村口附近定点路段的巡逻,已经连续搜山4小时,由于上山仓促,还没来得及配发专门的防身武器,他们在村里找来了木棍和竹筒防身。

15日,在厚坊村周边的山林一带,记者在山间乡道上看到,大批民警和民兵在山上的水泥道路上值守,每隔几十米,路边便可见一个巡防点位。在气温高达30多摄氏度的山上,不少民警汗流浃背,索性直接脱掉上衣,头上围着毛巾,或站或躺在路边休息。

“搜了5天了,干到几点算几点,晚上睡觉警车里边挤一挤,要么就睡在路上”。参与搜捕的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

山内条件艰苦,该武警表示,搜山过程中打死了多条毒蛇。

8月16日下午,曾春亮被抓捕后,参与值守和巡逻的千余名搜捕队伍陆续撤离,山砀镇几千群众自发围聚在厚坊村通向镇上的主干道上夹道欢送。

晚间,数十名值守民警坐在村口,这是最后一批撤离厚坊村的搜捕人员。在等待接送班车之际,他们挽起了裤脚,神色轻松,谈论抓捕过程。厚坊村在暗夜中寂静下来,恢复如常。

文丨新京报记者魏芙蓉 雷燕超 实习生 龚正杨

编辑丨陈晓舒 校对 张彦

TAG:
阅读: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易点信息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易点信息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